您的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媒体发布
按新闻标题
按新闻标题 按新闻内容
请团队司机及自驾车游客注意,无锡新开放环太湖高速 无锡快速内环线,能有多种选择更快捷地到达我景区。 点击示意图
24年前他亲手设计了“无锡水浒城”,现今75岁高龄来锡为《神探狄仁杰5》当美术指导—— 闭着眼睛也能说出水浒城每一个景点


1994年,无锡水浒城仅是高级建筑设计师钱运选手中的一张图纸。当年,钱运选受到中央电视台邀请,做无锡水浒城总体规划和设计,并全程参与了拍摄电视剧《水浒传》。24年后,75岁高龄的钱老再次来无锡,为《神探狄仁杰5之秋官课院》当美术指导。

钱老是国内最早的影视基地设计建设者,拥有多个名头,如国家一级美术师、高级建筑设计师,连续获得中国电影“金鸡奖”、全国电视剧“飞天奖”、中国电视“金鹰奖”等美术大奖,可谓是囊括国家级影视美术大奖的第一人。除此以外,《十月围城》《奇门遁甲》《双旗镇刀客》等电影的美术也是出自钱老的手笔。本报记者采访钱老很不容易,约了数次,钱老都因为剧组太忙而拒绝了。

前天,钱老终于接受了记者采访。当记者跟他聊到当年设计水浒影视基地的理念和初衷时,钱老打开了话匣子。


24年前亲手设计

“在水浒城内闭着眼睛也能说出每一个景点”


钱老已经来无锡两个多月了,此次能让久不出山的他驻地指导,一方面源于剧组的诚意,另一方面钱老也想看看自己亲手设计的水浒城24年以后的模样。水浒城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钱老精神特别好,自打来了水浒城每天都要在景区内溜达,狄仁杰剧组的美术都由钱老把控,他跟着剧组起早贪黑,精神一点不比年轻人弱。据悉,钱老昨天还爬了小梁山,因为梁山上的聚义厅是钱老最满意的一个设计景点,他曾不止一次说过对这个场景设计的情有独钟。

“我2006年的时候来过无锡一次,是为电视剧《大槐树》剧组当美术指导,一晃眼就10年过去了,时间过得真快。钱老说。

如今《水浒传》拍摄已经过去二十年了,而水浒影视城在业内仍然具有很高的名气,旅游业发展得也越来越好,这次来锡钱老每天都会在景区内看看,当年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见。钱老直言自己闭着眼睛也可以说出水浒城内的每一个景点。

钱老告诉记者,因为建筑是为人们服务的,它是有服务功能的;像自己设计的影视城,要结合影视拍摄的需要。记者获悉,水浒城内不同造型的建筑单体大概有三四百个,像皇宫群,从宫内门到宫外门、大殿、副殿、厢房、前宫、后宫,是一个大的建筑群;民宅有大院、小院、中院,都不同;市井区,街道、大街小巷(单层的),变化太多了。一个影视城有这么多的建筑群,要布置在六百亩到一千亩的范围内,还要有水有山,你就要巧妙地合理安排。一个影视城的土地是特别金贵的,还需要做到充分利用、互不干扰。不难发现,钱老说到设计就特别兴奋。


从画画跨界设计

“西安秦宫是我第一个建筑作品”


据了解,水浒城、中山城、射雕城等影视基地,以及三国城内的吴王宫场景升级改造都是由钱老设计督建的。这次三国城内的吴王宫将不再作为游客拍照的地方,整个场景会重新设计督造,以后会安排专门的人来解说,并定期安排一些演出。

钱老总说,自己在西安学习美术十年,却没想到最后与影视设计打了一辈子交道。说起这段经历,他表示,“我之前是学国画的,当时西安电影制片厂需要一些年轻的力量,他们就根据需要往上报,然后到学校挑,当时美协、美院、出版社都不进人了,我也看电影,就觉得可能电影挺有意思的,正好西影厂到学校去挑,一个系挑一个,我是国画系去的,油画系挑一个,工艺美术挑一个,只要三个人,然后再和本人见面,我就是这样进的西安电影制片厂。一到西影厂,那时候也不拍电影,就画宣传画,画毛主席像。到了‘文革’后期恢复拍电影了,就需要美术提供服务了,就没有功夫再去画画了。”

1987年,加拿大国家电影局和西影达成IMAX巨型银幕艺术纪录片《秦始皇与兵马俑》的合拍合作协议。为此需要专门设计和搭建秦王宫场景,那时候时间非常紧迫,大概只有半年的准备时间,厂里就推荐我去试试,只能硬着头皮上。西安专家众多,我这样的门外汉第一次参与建筑设计,就一直等着批评的声音出现。结果最后听到很多的表扬,也就这样又跨入了影视建筑方面。钱老回忆说,这就是他彻底从一个学画的跨界了影视设计领域的契机。

当时压力大不大?记者问。“我记得画了有上百张图纸,因为它还不像绘画,绘画作品我一个人可以完成,建筑是不可能一个人完成的,包括设计也不是一个人来完成的。”钱老说。


聚义厅是最大的难题

“因为《水浒传》没有对聚义厅具体描写”


众所周知,《水浒传》这部电视剧是钱老的经典之作,获得了第18届全国电视剧飞天奖和第16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优秀美术奖。对于钱老来说,水浒城内的聚义厅一直是他最满意的设计作品。

原著《水浒传》没有对聚义厅具体描写,只是写到好汉们来这里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,关于建筑风格没有一点具体描写。“当时我是《水浒传》的总美术设计师和水浒影视城的建筑设计,聚义厅确实是最大的难题。首先在我脑子里有一个对水浒聚义厅的理念,然后再逐渐具体化。从大的理念逐渐具体化,我是这样的一种创作方法。我首先知道这个建筑必须是一个有气势的建筑,没有气势的建筑不足以容纳众多好汉在这里议事,要在建筑面积和高大程度上有体现。但是由于这些人来自民间,是在梁山上,某些民宅的格局可以采用。”钱老表示,因为采用部分民宅格局有利于这部分人身份的体现,他就逐渐往具体化里面走。好汉来了之后一般要显示一下本事,需要一定的场面,就联想到主厅与院落相结合。这是从它的功能、拍摄需要来设计的。再想到聚义厅要有个性,因为梁山当时是受到宫廷的围剿,把他们当成盗匪,经常会来攻击他们,他们也需要防范,所以钱老就联想到聚义厅的院落要有战斗功能。还有一点是,聚义厅是在山上,可以学习山寨的特点,因山势而建。

钱老告诉记者,“这些认识都逐渐丰富起来后,我就开始到《营造法式》 里看宋代的建筑样式是什么,聚义厅我一共画了10个稿。虽然我在创作设计的过程中费了很大的精力,但还是要大家接受。有一件事让我悬着的心放下来了。那就是19973月《水浒传》拍摄完成,在这期间水浒影视城已经开始接待游客参观了。拍摄完成后,钱老被邀请回到影视城又待了好几个月,把开放的影视城的陈列布置起来,供游客参观。当时中央电视台有一个记者采访我,这个记者非常灵活,他在聚义厅的门口即兴采访了三拨游客。一拨像是知识分子的样子,一拨是十五六岁的中学生,还有一拨像是工人的样子。那个记者在同一个地方问这三拨人,对聚义厅是什么感觉。三拨人先后都表示看小说时想象中的聚义厅就是这个样子的,很像。我在旁边听着,这个时候我是最高兴的。”钱老高兴地说。


本文转自:江南晚报

记者:璎珞